乐橙国际娱乐网站_www.lc8.com_乐橙国际官网通道

12月 4 2016

谢谢你一直不爱我(20):戴面具的人


你与好故事,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

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:艾偲怡 | 禁止转载

欲知前情,可戳▼▼

谢谢你一直不爱我(19):当爱靠近时

第20章  戴面具的人

1

两天后,我爸爸脱离了危险期,转入了普通病房。

后来我才知道,还在台湾旅游期间,我姐把她的照片贴到了朋友圈。

她当然有些炫耀的意思,可能她一个朋友气不过吧,把有关我的新闻,发链接给她。我姐看完后,立马招呼我爸妈过来看。我爸爸看完后,非常生气,立马要提前回来。

在回来的飞机上,看到了报纸,上面报道涉及王阿姨。

我爸妈对王阿姨一直心生畏惧,倒不是王阿姨盛气凌人,反而王阿姨对我们全家的态度是平易近人,处处帮助我们。但是,正是因为如此,我爸妈对她有一种感恩戴德的意思,由敬重到敬畏。

他们下机之后,正好碰到了我们小区的一个邻居。

那人绘声绘色地将我被打的事情讲述给他们听。其实,从他看到我的报道开始,心脏就已经不舒服,因为怕我妈担心,所以偷偷地吃药。飞机落地后,也许他觉得到了自己的地盘了,情绪也控制住了,所以就没再吃药,结果,他晕了过去。

这两天时间里,我爸爸都不愿意理我。

他因为当初下海而债台高筑的缘故,对家里人一直心生愧疚,久而久之,对我和我姐姐都特别的宽容。无论我做了什么事情,他私下里,也许很生气,可是,从未当着我的面指责或抱怨过我什么。

唯有一点,他一直希望我能和李海潮在一起。

这些年来,他生怕我做错什么事情,惹王阿姨不开心。

他知道,王阿姨喜欢体面的女孩子,而李海潮是有名的大孝子,为了照顾他妈妈和妹妹,放弃了出国,放弃了高薪,放弃了高职,只为有时间陪她们。

当然,也是因为他的家世,根本用不着他赚钱养家。王阿姨将他培养得很好,没有恶习,洁身自好,不用担心他坐吃山空。

我爸爸醒了之后,对我说的唯一一句话是:“小清啊,你怎么能那么不爱惜自己的名誉呢?你可是个女孩子呀,你让你王阿姨以后怎么看你?”

这正是我所担心的。

可是,事情已然发生了,恐惧又有什么用。

再者,李海潮从未向我表明过什么。也许考虑到我爸爸生病,也许因为我一直忙于照顾,也许他觉得时机不合适,可是,我不想替他找理由。

我还记得,二十岁那一年,我对李海潮彻底绝望。

那一年,有个女孩子林唯夏出现了,会写毛笔小楷,经常抄写《心经》送给李海潮;会拉二胡,会在月圆之夜,在湖边给李海潮如泣如诉地演奏一曲;会穿着白裙子,和李海潮在林荫路上散步。

她倒退着走路,与李海潮正对着面,不小心踩到了石头,眼看就要摔倒,却被李海潮一把扶住。

那年夏天,我们跆拳道社和自行车协会举办了一场露营,其实就是一场联谊。

林唯夏不是这两个社团的社员,却以组织成员的名义参加,自行车协会副会长是她高中学姐。

那天晚上,下暴雨前,天气尚好,吃过烧烤之后,大家围成一圈玩游戏。

玩什么游戏,我已经忘了,因为我当时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李海潮和林唯夏身上,他们俩一直在一起。

经过一个白天的相处,大家大多都找到了心仪对象。有人提议,游戏输了的人就抱一个女孩子做下蹲。大家都同意了,于是男孩子们频频出错,然后抱起一个娇羞的姑娘做下蹲。

围着圈坐的人,渐渐成双成对,而我孤单单地坐在李海潮身旁,可他的脸朝向林唯夏那一边。

忽然,天空上亮起了烟花,大家都仰头看。

女孩子们不停地赞叹:“好美啊。”身旁的男孩子悄悄地把手搭在了她们的肩上。

我仰着头,把眼泪逼回去,不敢看向李海潮,生怕李海潮也把手搭在她的肩头。

我那一次真真切切地明白,原来那就是人比烟花寂寞啊。

我最后还是掉泪了。

我悄悄地别过头,感觉自己微弱得如同风中残烛。耳边响起林唯夏对李海潮说的话:“我真希望永远停在这一刻。”

我的心都碎了。

我倔强地吸了吸鼻子,然后溜掉了。

我找了个没有人的海边,把李海潮的名字写在海滩上,对海浪说:“如果你要是把这个人带走,我再不会痴心妄想。”

浪花一波一波地往上涌,眼看就把“李海潮”这三个字吞没了。

我后悔了。

往更远一些的地方再写上“李海潮”,再对海浪说:“这一次是真的。你帮我把他带走吧。”

一会儿之后,浪花再一次接近“李海潮”这三个字,我又后悔了,哭着说:“这一次不算。”

然后走到距离海浪很远的地方写“李海潮”,写着写着,捂着脸“呜呜”地哭了。

我恨恨地发誓:绝不再因李海潮而生这种屈辱感。

那一夜突降暴雨,我躲雨时,与李威相识。

我认为,那是我们的第一面。

很久之后,李威才告诉我,那一天,他注意我很久了。

2

李海潮待我一如平常,至少,我认为是这样的。

他每天都回来医院。

他陪我爸爸去上厕所、聊天、下棋,喂我爸爸吃饭,给我爸爸剥橘子,削苹果,给我爸爸洗脸、擦脚、换衣服,当初我奶奶病重住院的时候,他基本上也这样做。

我故意躲着他。

只要他来了,只要能躲,我就躲出去。

主治大夫带着一个博士生,一直跟着他看病、查房,几天下来,我们也熟识了。

这一天,李海潮下班后来到医院。

我故意收拾了垃圾,走出病房。在走廊里,我碰到了那个博士生,我们就聊了几句。

正聊着,却看着李海潮从病房里出来,他先愣了一下,然后问道:“医生,病人有些不舒服,麻烦你看一下。”

我心一惊,马上问道:“我爸怎么了?”

没等李海潮回答,那个博士生先宽慰我道:“你先别着急,我先去看一下。”

李海潮莫名地多看了那个博士生一眼。

我随着博士生进了病房,紧张地等着结果。

那名博士生认真询问了情况,又仔细检查了一番,然后对我说道:“这个没有关系,只是减少用药后出现的状况,没有什么大碍。”

我悬着的一颗心才慢慢放下来。

博士生又嘱咐我道:“以后有什么事情,尽管来找我。”

我笑道: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博士生也笑道:“没什么。举手之劳。”

我送博士生出门后,回到病房,看到我爸也睡了。

李海潮打开床头加湿器的开关,白雾云朵一样“呼呼”往外冒。

他转过身,看到我,似乎欲言又止。

我把头偏过一边,想了一下,问道:“吃过饭了吗?”

“吃过了。”

我点点头,然后说道:“那回家的路上小心点。”

这是逐客令。

李海潮“哦”了一声。他好像还有什么没有完成,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走了。

他走了,我也没有动,只呆呆地站了一会儿,叹了口气,走到了病床前。

我给爸爸塞好被子,没想到他却醒了。原来他并没有睡着,只是给我和李海潮制造机会。

我问道:“把你吵醒了?”

我爸没有回答我,反问道:“海潮走了?”

我“嗯”了一声。

他有些着急,问道:“你怎么不跟他多说一会儿话?”

我觉得我爸有几分好笑,于是说道:“我跟他没有话说!”

我爸有几分无奈:“怎么会没有话说?”

我下最后通牒似的,说道:“爸,你就别操这份心了。我根本不喜欢李海潮,我和他之间,一点可能都没有。”

剩下半句话,我咽回肚子里:如果有可能,早在一起了。

我爸爸还有些不甘心,絮絮叨叨了几句,然后也就睡着了。

我把灯调成昏暗,然后走出套间。赫然发现,李海潮就坐在外面的沙发里,他并没有离开。

我回想起刚才和我爸的谈话,李海潮在外面,分明听得清楚。

我有一丝尴尬,问道: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

李海潮看了一眼里面熟睡的我爸,然后把离间的门关住。

我的心跳得厉害,却面无表情地问道:“你干吗?”

他没有回答,走过去,又把外面的门关上。他走到我面前,表情冷峻。我的脊背有一丝发冷。

“你这两天为什么躲着我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你刚刚对叔叔说了什么话?”

我装听不懂,“什么话?”

他的眉头拧到一块,说道:“我都听见了,”他抓住我的肩膀,表情冷得可怕,问道,“你说你不喜欢我?”

我的心痛得厉害,却从嘴里挤出一个字:“是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我浑身发冷,几乎颤抖,说道:“不为什么。”

“那我们那天晚上……”

我马上伸手捂住了他的嘴,生怕被我爸听见。

我看了一眼里屋,帘幕沉沉,根本看不到什么,却更让人感觉紧张。

我的手冰凉,他的唇很热。

当我们四目相对,那天晚上的情形,如电光石火,闪现在我眼前——我依稀听到,李海潮在我耳边说过一句话,“我爱你。”

我打了个激灵,手一下缩了回来。

李海潮一把将我狠狠地抱在怀里。

我像踩在云端,失重往下落,晕晕的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突然的,门锁动了,然后就听着一阵急切的拍门声,我姐在外面说:“谁在里面,怎么把门关了?小清,小清,是你吗?快开一下门。”

我脑袋一片空白,情急之下,失手将李海潮推开。

那一刹那,我看着李海潮的脸错愕、失望、痛心,在我眼前倏忽闪过。

我追悔莫及。

3

我姐在外面说:“护士小姐,麻烦你帮我打开0812的病房。”

我慌忙去开了门。

我姐一见我,马上就说道:“你干什么呢?我都拍了半天门了,也不回应一声,”然后又对护士说,“麻烦你了。”

护士笑盈盈地去了。

我姐见我一声不吭地站在门口,有几分奇怪,但没有说什么。

她拎起地上的水果和盒饭,抬头对我说道:“你帮一下忙——”

我才想起,帮着拎了一个袋子。

我姐进门之后,看到电线杆一样杵着的李海潮,又看看我,忽看到了拉起来的帘子,像是悟到了些什么。但是她装作不知情地说道:“呦,海潮也在。我爸是不是刚睡?”

李海潮面无表情,看不出是喜是忧,只闷闷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我姐热情地说道:“你看看,老麻烦你往这里跑,”一边对我说,“小清,你也真是的,你海潮哥工作也忙,你老是麻烦人家也不好。”

“是啊。你也不必老往这里跑……”

我抬眼一看他,立马心慌了。

我刚刚为什么要推开他呢?

我等了好多年了。哦,对啊,我怎么就把他推开了呢?

我说不出一句话,转身跑出去了。

李海潮追了出来。

我躲在楼梯间。

这家医院电梯很发达,何况这里是八楼,很少有人走楼梯。

我略微定了定思绪,忽听着有脚步声,寻声望去,却是那个博士生。他看到我,心情愉快地走上来,我闻到了淡淡香烟味,原来他躲在楼梯间抽烟。

他问我: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我边想边说道:“我……等不来电梯,想下去,下去买点东西。”

他担心道:“这里是八楼,走下去很费力。你还是坐电梯的好。”

我笑一笑,没有话应答。

他倒是不觉尴尬,问道:“你要买什么东西?”

我想了一下,胡乱说道:“一些洗漱用品……”

他笑了,说道:“你跟我说呀,我值班室多得是,像我们住院医生,这些东西可谓有备无患。你不用去买了,我那里各种洗漱用具,应有尽有。你只管拿就好了。”

他便拉开了安全门,要我出去和他一道拿东西。

偏偏的,李海潮就站在门边,正欲开门。

李海潮看到我和博士生在一起,低下头,莫名地笑了一下。

博士生问道: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

李海潮一句话没说,走了。

我悲喜交加。

我悲的是,我至今,依然不敢面对自己的真心,喜的是,原来我一直在他心上。

从小时候见到李海潮的第一眼起,这个人的日子就与我的时间重叠在一起。

我记不起,他何时在我心上留下了淡淡的影,却记得,我怅然望着他的背影的时时刻刻。那想藏而藏不住的苦痛,那想得而不敢得的奢望,是划破我的生命的一条伤痕,永远都在,永远不敢触碰。

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。每一分钟,每一秒钟,都好像是一块砖,密密实实地在我和李海潮之间砌了一道又一道的墙。

我每一次的呼喊,他都听不见,他每一次的深情凝望,我都看不到。

我深藏于心底里的爱恋,落满了时光的尘埃,终化为绝望的墓冢。我以为,它已经挫骨扬灰,或者化成一缕精魂,无论我如何纠结悲恸,那也不过是对青春的一场祭奠。

可是,如今,它借尸还魂,重见天日,原来我一直在他心上。可是,我偏是那好龙的叶公,只会惊恐而逃。

因为深爱,所以逃避。

那不然呢?

那个人是放在心尖的人啊,那个人是操控你喜怒哀乐的人啊,那个人是可以给你全世界却又可以毁灭你的世界的人啊。

亲爱的你,我该如何捧起双手,承接你的爱,才觉得不负此情?

我深爱的你,我该给自己多大的勇气,才能够相信不会受伤害,与你共赴一场盛大的幸福?

4

我随着博士生拿了洗漱用具,他似乎还想与我聊天,见我没什么兴致,便作罢了。

我拿着东西,回到了病房。

我姐敷了面膜,正仰躺在沙发上看杂志。

她见我回来了,往里让了下身子,给我空出了地方。

我把洗漱用具放在桌上,然后筋疲力尽地坐到沙发上,头仰靠在沙发背上,另一只胳膊挡在眼睛上,流泪了。

我姐坐起来,揭掉面膜,安慰我道:“傻姑娘。你那么美,怕什么,又不是没有人要。你看你,就陪着爸住个医院,都能吸引到追求者。一个李海潮算什么。”

她顿了顿,又说道:“姐还是那句话,你们不合适。”

我抹掉眼泪,依偎在我姐的肩头。

她把我抱住,轻轻抚着我的肩头,轻声说道:“有些人,适合留在心里一辈子,永远都是初恋时般美好。有些人,适合吵吵闹闹过一辈子。”

“我和李海潮为什么不合适?”

我姐忽然问道:“你们俩之间不会发生了什么事情吧?”

我掩饰着脸上的慌张:“没什么……”

“怎么会突然捅破这层窗户纸?”

她盯着我看,十分确定地问道:“你们俩睡过了?”

我默认。

“我就说……”她仿佛一早就知道结果的表情,“你们在一起太不避讳,早晚会发生这种事情。不过,这事发生得也太晚了点。”

“现在好了,连朋友都做不成了。”

我姐冷笑一声,说道:“这也好。我早觉得你们的关系太畸形,要爱不爱的,把两个人都耽误了。尤其是你,当初李威多好。”

“你不要提李威好不好,是他背叛了我?”

我姐质问我:“你呢?精神出轨算不算?”

我哑口无言。

我姐轻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小清,你别不承认,这些年你心里其实特别明白,你不敢爱海潮,又辜负了李威。”

我还嘴硬,“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。”

“人总是这样,怨恨别人比责怪自己,要舒服一些。”

这么些年来,我第一次平心静气地回忆起李威。李威与李海潮不同,他尖锐,直接,由不得人拒绝。

我们认识的第一晚,暴雨停了。

他邀请我散步。

我们走在洁白的沙滩上。他问我能不能一把将他掀翻在地,我说可以。他就立马在我面前站好,让我给他表演过肩摔。

他应该是不信的,没想到,我一下子就把他摔在沙滩上,可是他拽着我的胳膊没有松手,顺势一拉,就把我拉倒在他胸前。

他狡黠地一笑,问道:“苏婉清,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?”

我低下头,默许了。

我姐见我没话说,知道自己说到我的心坎上了,又说道:“小清,不要和海潮在一起,你们不会幸福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我姐苦笑了一下,说道:“你能过得了王阿姨那一关吗?别忘了,李海潮可是大孝子。王阿姨人又那么矫情,你指定不会幸福。”

我知道,我姐和她婆婆积怨很深,她常常为此苦恼。

“姐姐深受其苦,你可不能再像我这样。”

提起王阿姨,我才觉得,我刚才推开李海潮是正确的。

我和李海潮的事情,不是一句“我爱你”就可以说清楚的。

我们两家人之间,那些细碎的愤懑,敏感的尊严,莫可名状的畏惧,是青瓷上的灰,是白璧上的瑕,是阳光下的影,可以不去看,但不可看不见。

5

那天之后,李海潮两天没有来医院。

我爸爸的身体已经好转。

和延枫经过一段时间的奋战,已经将我洗白。我的采访顺利播出,观众反响强烈,我重塑了坚强形象。法院即将开庭,高律师告知我,我们必定会胜诉。

所有的事情,都向好的方向发展。

我想,是时候向王阿姨郑重道歉。

这天中午,我买了王阿姨喜欢吃的点心,来到红门52号。

小宋愉快地把我迎到书房里。

王阿姨穿着家常衣服,外披着一件浅灰色长羊毛开衫,戴着玳瑁老花镜,正在认真地看书。

窗户里的阳光,不偏不斜,正好落到她的身上。一旁的红木茶几上,摆放着英式皇家茶具,另有一只精巧的茶杯放在靠近她的地方,冒着丝丝热气。

小宋轻声提醒道:“阿姨,小清姐来了。”

王阿姨“哦”了一声,还沉浸在书里,好似有什么要紧的话没有看完。

我和小宋只在一旁等着。

过了两分钟,王阿姨猛然抬头,看到是我,“咦”了一声,然后笑着说道:“原来是小清是来了,”一边嗔怪小宋,“小清来了,也不跟我说一声。”一边将一个精美的书签夹在书里,递给了小宋。

小宋拿过书,就往书柜里放。

我把手里的东西轻放在茶几上,说道:“阿姨,这是……”

王阿姨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转头提醒小宋:“小宋,你把书还是别放在书柜里了,我一会儿还想再看。”

小宋有些莫名其妙,只得把放好的书又重新拿出来。

小宋说道:“我去准备午饭。清姐,我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
王阿姨笑道:“你这孩子,你小清姐的爸爸还生着病呢。她怎么有空在家里吃饭。”

小宋信以为真,吐吐舌头,说道:“我傻了。”说罢,小宋便出去了。

王阿姨笑盈盈地抬头看着我,问道:“小清,你刚刚要说什么?”

我把礼物往前推推,陪笑道:“阿姨,这是你喜欢的点心。”

王阿姨端起茶杯,细细将糕点的包装看了一遍,说道:“嗯,是我喜欢的口味。”

我鼓起勇气说道:“阿姨,上次媒体上的事情,真的对不起。我这次来,是给您赔礼道歉来了,希望您能够原谅我。”

王阿姨很温暖地笑了一下,只说道:“小清,你别站着,快坐下。”

她这话顾左右而言他,说得那么温和,看似她并不在意,可是,我知道,她拒绝原谅我。

我只得欠着半边身子坐下来,如芒在背。

王阿姨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道:“小清,这话不该阿姨说,可是,你也算阿姨看着长大的。你和海潮亲如兄妹,有时候,我也把你当女儿看待,所以,阿姨才不得不提醒你一句,女人得活出高贵来。”

这话句句像针刺在我心里,而我只能频频点头,说道:“阿姨,我让您失望了。”

王阿姨优雅地摆了摆手,嘴角含笑道:“我也是多嘴了。小清,你可别多想,阿姨和以前一样喜欢你。”

她欢喜地打开点心的包装,说道:“也只有你才能买来我喜欢的蛋糕。”

这件事情算是过去了,我如释重负。

这时,李海潮推门进来了。他穿着一身运动装,好像刚刚洗过澡,头发还有点湿。

我奇怪,现在这个时间,他应该上班才是。

王阿姨见他来了,说道:“你身体好些了吗?”

李海潮径直走到书柜前,眼神很忙地找书,回答道:“好多了。”

王阿姨关心地说道:“你过来,我摸摸你的额头。”

李海潮只好走了过来,坐到王阿姨身边。

王阿姨先是把手放在额头上,试了试体温,又不放心,又把脸贴过去,感悟了一番,才放心道:“嗯,体温正常了。你不知道,这两天,妈妈快担心死你了。”

我从小见惯了他们母子的亲密举动,所以并不在意。

我在意的是,原来这两天李海潮病了。我不由投过去关切的目光,看着李海潮好像瘦了,眉眼间似有化不开的忧郁。

忽然,李海潮抬眼看我,我慌张地低下头。

李海潮拿起一个点心,尝了一口,然后说道:“挺甜的。”

王阿姨在一旁提醒道:“你慢点吃。”

李海潮像是不经意地问我:“叔叔的病好点了吗?”

“好多了。”

李海潮赞叹道:“真好吃,”又问我道,“你自己开车来的?”

“是。”

李海潮已经吃完了一个,抽出一张纸巾,擦擦手,又说道:“那就好办了。花房里有盆花,净化空气,对病人好。你走时,我帮你放到车里,给叔叔带过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李海潮喝了口茶,问道:“你要留下来吃午饭吗?”

“我还有事,现在就走。”

李海潮点点头,说道:“那我给你搬花去,”说完后,却要走不走,又说道,“有好几盆呢,大小不一样,你去看看哪一盆合适。”

王阿姨在一旁说道:“你自己看着办就可以了。”

李海潮对我说道:“还是你去看看吧。”

我知道,他是有话对我说。

6

我跟在李海潮身后,越走越慢。

他今天很不寻常,不是平日里波澜不惊的样子。

我停下来,不走了。

李海潮回头道:“走吧。”

我看着花房就在眼前,说道:“你随便给我搬一盆就行了。”

李海潮没有说话,走过来,牵住我的手,不由分说拉着我往前走。我的倔脾气上来了,他要我走,我偏不走。

李海潮见状,一把将我抱住,就往花房里走。

我惊呆了,又不敢大声说话,压低了声音问道:“李海潮,你想干什么?”

李海潮紧绷着脸,不说话,把我抱到了花房里。

李海潮放下我,我生气地推开他,问道:“李海潮,你干吗?”

李海潮反而更往前走一步,几乎与我碰到了一起,我又推开他,说道:“你想干吗?花在哪里?我搬了花,要走了。”说着便走开了,去看那些栽在盆里的花。

不期然的,李海潮在我身后抱住我了。

我的心悠悠地飘上去,又飘下来,呼吸也变得好轻,好轻。

李海潮说道:“反正我们已经做不成好朋友了,不是吗?那我追你,好不好?”

感动是风吹起的金色的细沙,阳光里,飘扬。

我想就这样被他抱着,直到地老天荒。

轻轻地闭了眼睛,突然,王阿姨的神情浮现在我的脑海里。姐姐的话又在响在我耳旁:“你们不会幸福的。”

我睁开眼睛,咬着牙,掰开李海潮的双手,说道:“我不喜欢你。”

李海潮不甘心,说道:“没关系。我爱你就已经够了。”

我一下怔住了,呆呆地看着他。

李海潮说道:“苏婉清,我爱好多年了……”他哽咽了,说不下去。我也哭了,心喜得不知所措。

“我知道你一直不爱我。”

什么?

他以为,我一直不爱他。

天哪。我一直不敢爱他。

“我怕说出来之后,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。可是现在,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已经做不成朋友了,那我对你说‘我爱你’又有什么关系。小清,苏婉清,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爱你。我们在一起好不好?”

听了他的表白,感觉人生再没有什么遗憾。

我抬头看着他,眼泪扑簌簌往下落。我多想,多想不顾一切地扑上去,抱着他,告诉他,那些我从未敢对他说的话。

李海潮伸手摸着我的脸。

我们都在颤抖。

忽然,我从他身后看到王阿姨走了过来。我触电一般,连忙往后退了几步,擦干净眼泪,说道:“海潮哥,你说的是哪一盆花?”

李海潮一愣。

王阿姨走上前说道:“是不是这一盆花?”她使唤海潮,“你先帮小清把花搬到车上。我和她有两句话要说。”

李海潮对我说:“过会儿,我去找你。”

他搬着花,出了花房。

他一直想当然地认为,王阿姨一如表面上那样喜欢我,所以他才如此爽快地离开。

我脸上还有残留的泪痕,我马上擦拭干净,说道:“阿姨,您有什么话要对我说?”

王阿姨站在我的面前,双手相握,表情温婉慈祥,说道:“小清,你是个好姑娘,可是并不适合海潮。”

我顿时慌乱,问道:“阿姨为什么会这么说?”

“不为什么。”

她顿了顿,声音依旧温和,“因为阿姨不喜欢你做儿媳妇。”

犹如万箭穿心。

我的自尊心,像利剑一样出鞘。我镇定地说道:“阿姨,您误会了。我和海潮哥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。”

王阿姨嘴角含笑,依旧优雅,“这是我最想看到的。”

7

离开红门52号。

我把车开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,把音乐开到最大,一边开心地笑着,一边撕心裂肺痛苦着。

原来他深爱着我,如我深爱着他。

原来他以为我不爱他,而我不敢爱他。

我哭到精疲力尽。

李海潮打来了电话,我没有接。

王阿姨说,因为阿姨不喜欢你做儿媳妇。不止王阿姨,还有我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
李海潮只知道那个相信勤奋努力的苏婉清,如果他看到面恶腹黑的苏婉清,他还会喜欢吗?除了刚刚过去的那些绯闻,如果他知道,我为了得到文艺部副主任的位置,而利用了陈建州,他会怎么想?

我没有勇气,面对得而复失。

不如,就不要得到。

到了下午,我才回到医院。

我姐交给我一个很厚的牛皮纸袋,说是小白送过来的。

我打开手机,里面有小白发来的一条信息:清姐,和延枫那边送来的资料,好像是有关偷拍的东西。

我知道,和延枫是在提醒我,把有关他的东西也送还给他。我没有理会,把牛皮纸袋放到了一边。

这天晚上,我姐家里有事,回家睡了,只有我一个人照顾我爸。

爸爸睡着之后,我想起下午的那个牛皮纸袋,于是打开来,里面有很多照片,“呼啦啦”一声,掉到了地上。

我一张一张捡着照片,最上面有很多张是我和陈建州或是我和汪主任的,我没有在意,忽然看到我和李海潮的照片。

我坐到了地上,把有关于我和李海潮的照片都挑了出来,一张一张细细地欣赏。

照片上的我们做过很多事情,打网球,吃饭,逛超市,逛书店,公园里骑自行车,我陪他打篮球,他接醉酒的我回家。

我看着看着就笑了,然后把我们的照片一张一张地排在地上。

我忽然发现,这些照片好像有共同的地方。当我目光在别处的时候,李海潮看向我的眼神,充满了爱意。而李海潮的目光在别处的时候,我看他的眼神,也同样充满了爱意。

我们都好傻,爱情近在咫尺,却以为远在天涯。

我又翻了一遍纸袋,怕有所遗漏。果真还有几张照片留在里面。

我拿出来,好像是一次李海潮接我回家。狗仔一系列偷拍照片,复原了当时的情况。

我喝醉了,倒在椅背上昏睡。李海潮给我系上安全带,李海潮心疼地看着我,李海潮轻抚着我的脸颊,李海潮……

我看着最后一张照片,哭了。

他偷偷亲了我。

艾偲怡职场虐恋《谢谢你一直不爱我》长篇连载,在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上线,貌美如花女主持人披荆斩棘,只为有一天与心上人并肩而立! 

长按二维码

安卓、iPhone下载「每天读点故事app」

点击连载收看《谢谢你一直不爱我》精彩内容

点击阅读全文也可下载每天读点故事APP

阅读原文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Written by yuefabo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