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橙国际娱乐网站_www.lc8.com_乐橙国际官网通道

12月 4 2016

徐如松散文《收音机》


收音机

轻轻点击音乐播放器

作者简介

徐如松,从事小学语文教学30年,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。市名师,省优秀教师。2次获市“书香家庭”,2次获市“年度读者”,2015年获《浙江教育报》“书香人物”。著有《咬文嚼课:一位小语名师的“语文人生”》等书3本。爱好文学,公开发表散文、文学评论和教学论文等200多篇。

从小喜欢收音机,源于大哥。大哥天生聪慧,从小患上跗骨坏死的毛病,父母到沪杭寻医访药都不见效果。大哥长我十多岁,上世纪七十年代, 我刚上小学的时候, 大哥已是小伙,  但他面黄肌瘦,整日躺在床上,一边翻烂了《中药词典》,为自己的脚踝寻找敷药,一边制作半导体收音机。他在碳墨棒上绕上定量的漆包线,又串联上几个三极管,还用针线制作了FM的刻度,转到这里是中央套,转到那里是浙江台。尽管外形只是一个粗糙的木匣,但在我心里简直就是一只“魔盒”。那时,我最喜欢听的是单田芳说的评书《杨家将》《岳飞传》。

 我上师范那阵,除了准备必要的生活用品,我花15元买了一台袖珍收音机,形制有如今日移动硬盘。说起来,在宿舍听广播的时间真得不多,但每天午后、洗漱,或者星期日,还是可以听一听自己喜欢的节目。这台袖珍收音机陪伴了我三年,收听了小说联播、文化访谈,还有每周一歌等节目,到毕业那年,终于洗净铅华,机器也坏掉了。

在小镇上初为人师,有了自己的薪水,首要任务当然是给自己再添一台袖珍收音机。那段时间,每晚独居斗室,我除了参加中文自学,就是听收音机。我逐渐养成了一边听收音机一边看书写字的习惯,以至于现在看书也不得不打开电视“听电视”,寂静反倒使我不知所措。那年,费翔的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蹿红了流行乐坛,大街小巷的店铺门口到处可以看到双卡收录机播放着新歌,有的小伙还以一手骑单车一手拎着双卡收录机为时尚。我也节衣缩食买了一台,摆放在陋室的课桌上,真有蓬荜生辉的感觉。  大概就是从那时起,  我逐渐爱上了邓丽君的歌曲,  一遍遍聆听《甜蜜蜜》《我只在乎你》等,从A座自动跳到B座,可以连续听一个小时。就是现在我写本文时,脑海中还时不时会跳出《又见炊烟》《小城故事》等旋律,觉得邓丽君的歌曲特别能使我澄明、沉浸,回望故乡与亲朋好友。

那段时间,我继续收听广播,尤爱听浙江台。我有幸成为浙江台的业余监听员,台里给我寄来了“节目时间表”。所谓监听员,就是每天收听相对固定的几个节目, 对其内容、 播音、 时效、 配乐等“品头评足”,写成短文,寄往台里。台里定期编辑《监听通讯》寄送过来,形成互动。记得有一次,播出一则某领导受贿被查的新闻,编后话说“领导配偶 起到了助纣为虐的作用”, 我有感而发写下《不能把老婆当“挡箭牌”》的文章, 获得了当年度“优秀文章”。那些年,我每年都能评上“十佳监听员”, 得到了表彰, 对自己的写作和上课用语亦有帮助。

后来普及了电视,先彩电后平板,收音机渐渐式微了。我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嗜好,那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的事。什么时候才能“旧梦重温”呢?机会终于来了,我有能力购置了一辆私家车。这下好了,每当我开车,就会打开收音机,交通之声、综合频道……喜欢的节目更加琳琅满目了。这些年,每天早上送女儿上学,我都收听“央广新闻”,傍晚下班,则收听“生活世界”,达到“堵车不堵心”的效果。三口之家出行的时候,女儿也不再要求播放她喜欢的张宇、许嵩等CD,她知道老爸喜欢听收音机,开车听收音机是一种难得的享受。

爱听收音机的大哥早已过世了,耄耋之年的父亲还独自住在老屋。虽然有大姐的照料,但免不了寂寞。父亲的眼睛已经不宜再看电视,我买了一台收音机,给他设定好本地电台,只要打开,就能听越剧、听天气……这多少能够给父亲带来些许慰藉。

(徐如松在年度读者颁奖会上)

关于我们

南湖文学顾问:吴顺荣   责任编辑:青峰

文字排版:汪垚卿  吴敏   制图:小虞   

南湖文学平台推广:李远鹏

 请您关注南湖文学微信:nhwx990

南湖文学编辑微信:nhzc991  

投稿邮箱:请加编辑qq1097100585  

投稿邮箱:  1097100585@qq.com  

           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我们

版权声明:

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,所有文字内容均为南湖文学原创作品,请珍惜我们的劳动成果,转载请与南湖文学编辑联系。谢谢您的支持!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Written by yuefabo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