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橙国际娱乐网站_www.lc8.com_乐橙国际官网通道

12月 4 2016

梦里感觉有东西爬上了我的床,醒来后发现身体被……


今天大雨,我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,合租的李婷婷去男友那边和人家拥抱取暖去了,而我只有一床电热毯。

一个人无聊,雨又下的大,我早早就睡下了。睡之前我躺在被窝里,忍不住又想起最近总是做的那个梦。

那个是一个香艳的,让人心猿意马的春梦。

就是最近这几天,我每次睡着都会做这么一个梦,梦里有个男人轻柔的抚摸着我的脸颊,他的手骨节分明,手指修长,即便不去看,也知道那双手长得很漂亮。

我想有一双这样漂亮的手,那他的脸恐怕也不会难看,可每一次在梦里,我总是怎么都看不清他的脸,只有他的长发垂在我的身上,凉凉的,滑滑的,带着一丝丝勾人的痒。

他每次都会细细描绘我的眉眼,手指从我的嘴唇上划过,吻便这么落下来,温柔的辗转厮磨,然后才撬开齿关钻进我嘴里。

每当这时,我的脑袋都昏昏沉沉的,浑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,我大约是该把他推开的吧,但我潜意识里似乎知道这是个梦,想我当了二十多年单身汪,做个春梦而已,何况我已经心跳加速,浑身发烫。

我急促的喘着气,就在这时,一具冰凉的身体贴了上来,我只觉得身上一沉,他的手已经顺着我的腰侧滑了进去,越来越往下……

细碎的吻落在我鼻尖上,嘴上,下巴上,脖子上,胸口上,身体里有种陌生而难言的奇妙感受,我不受控制的抬起手臂抱住了他的脖子。

当他的手触到我身上最后那条内裤的时候,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,按说亲也亲了,摸了摸了,可我就是无法接受突破最后一道防线。

他反手按住了我的手,我脑子里的心猿意马立刻就飞到了九霄云外,反而觉得害怕起来,他的吻再次落下来之后,我马上就开始挣扎,没多久就醒了。

我不知道是自己日有所思,还是真的单身太久,这梦总是反反复复不肯离去,第一次做这个梦的时候,我自然没有放在心上,只当一个普通的春梦罢了,然而想到自己接二连三的做同样一个梦,我忍不住觉得害怕,我尤其今天家里还只有我一个人,外面又是风雨交加。

我还是睡着了,果然又做了那个梦,看不清的男人,冰凉的身体和湿润的唇舌,让人脸红心跳。

他的手触到了我的内裤,“不要!”我大叫一声,猛地睁开了眼睛。

一个翻身,我从床上坐起来,那双手自然是消失了,男人也不见踪影,我的睡衣好好的穿在身上,一切都很正常。我打开了床头的台灯,摸过手机一看,才凌晨五点。

屋子里并没有人,我神经兮兮的往四周看了一圈,确定没有别人,才重新躺回了被窝。

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,风声倒是消失了,因为明天还要上班,我裹紧了被子,没有关灯,就这么闭上了眼睛。

早上七点,闹铃准时将我吵醒,我伸了个懒腰,不情不愿的从暖被窝里爬了出来,揉着迷糊的睡眼去洗漱。

洗完脸我已经清醒多了,合租的李婷婷没回来,应该是直接从她男朋友那去实习单位了,我回房换衣服,忽然发现床边有一串已经干了的脚印,梅花似的,一路撒到门口。

我脑中立刻浮现出了那双金黄色的眼睛,再想想昨晚的噩梦,手里的毛巾“啪”的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几天之前,也是个雨天,我在回家路上遇到了一只黑猫,我用废纸箱替它遮了雨,还给它擦了下湿淋淋的毛,它就开始跟着我,我撵了它几回它也不走,还跟到了我家门口。

不过我并没有让那只黑猫进门,虽然我不讨厌猫,但我并不是一个人住,我怕李婷婷不喜欢我这么随便在大街上捡只猫回来,更何况我们俩都要实习,每天挺忙的,猫放在家里也没人管。

就是从那天晚上开始,我开始做噩梦,原本我并没有把这个梦和那只黑猫联系起来,然而眼前的脚印,却让我不得不这么想,因为事情发生的也太巧合了。

我立刻在屋子里转了一圈,脚印只从我床边延伸到卧室门口,其他地方都没有,昨晚那么大的风,所有的窗户都关的严严的,就算它来了,也根本不可能进屋。

那这脚印又怎么解释,难不成撞鬼了?

门外传来有人下楼的脚步声,咚咚的好像要把地板踏穿,我这才想起时间已经不早了,昨天才被主任训过,再不走就要迟到了。

我立刻用拖把将地上的脚印全都擦了,就好像擦了那脚印,昨晚就什么都没发生过了一般,也来不及多想什么,飞快的换衣服穿鞋子。

大门拉开的瞬间,一只黑猫正蹲在我家门口,我差点儿一脚踩在它身上,吓了我一跳。

它仰着脑袋,金黄色的眸子盯着我的脸,对我“喵”的叫了一声。

如果是昨天看到它,我估计会有些不耐烦,但是今天,我忍不住后颈发凉,而且对于前几天手贱招惹了它这回事,悔的肠子都青了。

老人都说黑猫邪性,最好不要得罪,我只能无奈的堆起笑脸看着它。

“实在是抱歉啊,我真的不能养你,我现在赶着上班,我必须得走了。”我说着,从包里拿出昨天吃剩的半根香肠放在了它面前,装着看不见它,把门锁好就走了。

等我气喘吁吁的赶到实习单位,离上班时间仅剩一分钟。

我的岗位是助理,说好听了叫助理,说难听了就是打杂的,什么都要干,一天忙忙碌碌的就过去了,根本没有时间让我分心想其他事。

等我下班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,我忍不住又想起了那只黑猫,我回去的时候会看到它吗,那个梦,真的是它在作怪吗?

到家门口之前,我在楼梯上探头探脑的看了几眼,确定没有那只黑猫的影子,才长吁一口气,走上去打开了门。

一进去就听到洗手间里李婷婷在嬉笑:“别动,你看你脏的。水温不合适吗,你觉得烫?”

我以为张磊来了,也没吭声,悄悄回屋换衣服,可是李婷婷感觉像是在自言自语,她一直不停的在说在笑,却根本听不到第二个人的声音,我感觉奇怪的很。

李婷婷这是干什么呢?

我忍不住悄悄走到了洗手间门口,洗手间的门并没有关严,李婷婷背对着我蹲在地上,袖子撸到了大臂的位置,好像是在洗什么东西,我推开门走过去她都没发现,伸长脖子一看,水盆里的,正是那只黑猫。

“你怎么把它带回家了?”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。

“啊!”李婷婷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,抬头一看是我,立刻白了我一眼,“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,你走路怎么一点儿声音都没有。”

“我回来关门那么大声,你就没听见?”我撇撇嘴,假装不知情的问她,“这猫你从哪儿抱回来的。”

“就在家门口啊。”李婷婷说着,把黑猫抱出水盆放在了洗手台上,拿毛巾帮它擦着身上的水珠,“今天我回家,就发现它蹲在家门口,我看它挺漂亮的,就抱回来了。”

擦完之后,李婷婷又拿吹风机给猫吹毛,还边吹边给它顺毛,好像特别喜欢这只黑猫,我总觉得那猫看人的眼神很奇怪,按说一只猫而已,怎么会有眼神这种人性化的东西,可我心里却忍不住这么觉得。

于是我干脆走出了洗手间,我刚出去,就听李婷婷“哎呦”一声,那猫从洗手台上跳了下来,跑到了我脚边,在我裤腿上蹭了蹭。

“小薇,看来你身上散发出的单身狗气息,连猫都闻到了,明天晚上跟我去吃饭,张磊一个朋友想认识你。”李婷婷吹着手臂,刚才那猫跳下洗手台的时候,在她胳膊上抓出了一道白印。

按照李婷婷的性格,她至少得吐槽两句,她对这只黑猫看来是真爱,自己揉着胳膊,却没说这猫一个字。

我俯身把黑猫抱了起来,它的毛还没干透,我一边假意逗弄着它,一边漫不经心的跟李婷婷说:“单身狗好啊,单身狗自由,我就喜欢当单身狗,你给张磊的朋友介绍别人吧。”

说完,我抱着黑猫准备走,李婷婷突然一把将黑猫抢了过去:“我抱回来的,我的猫。”

“行行行,你的。”我皱了下鼻子,“今天你做饭啊,我等着吃现成了。”

转身回房,我心里有点儿犯嘀咕,之前没听李婷婷说她喜欢猫啊,怎么就对这只黑猫这么上心呢?如果早知道她这么喜欢这只黑猫,我肯定不会把那只黑猫拒之门外,说不定就不会做恶梦了呢。

对啊,这猫现在已经算被李婷婷领养了,既然它有人照顾了,不用再继续做野猫了,我也可以摆脱那个噩梦,好好睡个觉了吧?

想到这里我的心情不觉大好,吃完饭主动把碗洗了,晚上看了会儿美剧,刚十点我就又开始犯困了,和昨天一样洗完澡钻进暖被窝,没多久我就睡着了。

可我又做了那个的梦,一个男人冰凉的手在我身上游走,我一动都不能动,只能任凭他摆布,当他的手触到我的内裤,我大叫了一声“不要!”,猛地睁开了眼睛。

屋子里黑漆漆的,我马上伸手去摸床头的台灯,一扭头,一双明亮的金黄色眼睛正看着我,我吓得头发根都站了起来,之后才想起今天李婷婷已经把它抱回家了。

我吁了口气,正准备躺回去,早上在床边看到的那串脚印,忽然就跳入了我的脑海。

我立刻打开了台灯,黑猫还蹲在床边仰头看着我,我也看着它,心里开始紧张了起来。

这只黑猫,让我感觉不仅邪性而且诡异,好像它不止是只单纯的猫,更像个人,我们正大眼瞪小眼,那黑猫忽然扭过头,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墙壁,“喵呜”的叫了一声,威胁性的叫声。

我立刻去看墙壁,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上面有什么东西,可黑猫就是盯着那看,搞的我心里更是紧张。过了一会儿,那黑猫干脆转过了身子正对着墙壁,并且缓缓的压低了前肢,它身上的毛都竖了起来,双耳紧贴,龇起牙发出嘶嘶的声音。

我知道这是猫生气的时候才会做出的姿态,而且明显它是想攻击什么,台灯将它的影子拉长变大,清晰的投在地上,看着不像猫,倒像是一只准备猎食的老虎。

屋子里安安静静,我几乎能听见我的心咚咚直跳的声响,我简直要哭了,墙上明明什么都没有,这猫到底在看什么啊!

过了几分钟,黑猫缓缓恢复了正常的样子,将目光从墙上挪开了,就好像它一直盯着的东西离开了似的,它回头看了我一眼,我忍不住浑身一颤,立刻往后缩了一下。

黑猫并没有靠近我,反而优雅转身,轻巧的走出了我的卧室,过了好长时间我才回过神,小心翼翼的躺下,却再也睡不安稳了。

我的脑海里总是浮现那只黑猫金黄色的双目,还有它之前莫名其妙盯着墙壁的样子,我把被子裹得更紧,整个人都缩成一团,依然觉得浑身发凉。

第二天一早,不用闹铃我就自己起来了,没有睡好,我的脑袋闷闷的难受。等我洗漱完,李婷婷还没动静,我赶紧去她房里叫她,却发现她居然早就起了,正对着镜子在化妆。

然而她今天的妆却化得特别浓,不知道抹了多少粉底,整张脸白的渗人,她正在给自己涂口红,用的那支只有去夜店玩的时候,才会选的大红色口红。

“小薇,你看我今天是不是特别漂亮?”李婷婷忽然转头问我,嘴唇红的,仿佛马上就要滴出血来。

“婷婷,你今天是要去上班吧?”看着李婷婷浓重的妆,我笑的有些僵硬。

“我才不去上班,上班有什么好的,我要去做一件好事。”李婷婷白了我一眼,扭过头去继续对着镜子涂口红,她的口红已经涂的很重了,却好像还不满足。

今天是星期四,她不去上班能去干什么,我原想问问,但是总感觉李婷婷今天有点儿奇怪,我也没多嘴。

换好衣服我就去上班了,走之前像平常那样跟李婷婷说了声“我走了啊”,平时李婷婷都会回句话的,可是今天她就像没听见似的,根本没理我,还在专心致志的化妆,她的妆已经浓的有些恐怖了,脸上的腮红,就像贴了红纸在双颊上似的。

可我再不走就要迟到了,只能先离开,觉得有些不放心,我还给张磊发了条短信,叮嘱他今天最好多给婷婷打几个电话,下班赶紧去找她,省的出什么事。

张磊收到短信之后打电话来问我什么事,我就把早上看见李婷婷化妆的事给他说了,张磊听完说了句“谢谢”,就挂了电话。

因为昨天晚上没睡好,今天我一直在打呵欠,而且感觉心里莫名的有些发慌,下午三点多,我正在印资料,接到了一个电话,那人自称是警察,让我立刻回家一趟。

“可我还在上班啊。”我有些为难,我要说请假,主任肯定要给我脸色,而且一个警察打电话让我回家,我觉得这事奇怪,打心眼儿里觉得肯定是有人恶作剧。

“你的室友死了,你还有心情上班?”自称警察的男人冷哼了一声,“现在立刻过来协助调查。”

我的头皮一下就炸了,早上出门的时候,李婷婷还好好的,怎么这一天不到,就死了?

我马上冲去找主任请假,主任的脸色自然不好看,等我说明了缘由,主任和我一样不太相信,毕竟这种事发生在一个普通小老百姓身上的几率实在太低了。

不过主任也没难为我,准了我的假,我立刻打车回家,在楼下就发现一群老头老太太围着楼道门口,几辆警车停在那,好像真是出事了。

我拨开人群走进了楼道,一口气上了四楼,家里大门敞着,屋子里乱七八糟的,几个警察正在四处忙碌,拍照的拍照,查看的查看。一个警察看见了我,张嘴就问我是不是徐小薇。

“我是。”我有些心惊胆战的,探头探脑的往屋子里看,却不敢进去。

“站在门外干什么,进来。”那警察对我招了招手。

我咽了下口水,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屋子,生怕一步踩错地方,破坏了什么证据。

警察盘问了我一些问题,大约就是我和李婷婷是什么关系,对她的了解有多少,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,有没有什么异常。

我都如实交代了,说完之后,我忍不住问了警察一句,李婷婷到底是怎么死的。

警察并没有告诉我,反而问了我一个问题:“你知道她除了张磊之外,还有没有什么别的男朋友了?”

“男朋友,还是男性朋友?”我看着警察的脸。

“呦,还挺敏锐的。”警察笑了笑,“你把你知道的,她和哪些异性有往来,都说说吧。”

李婷婷性格开朗,为人也挺爽气,跟男的女的都玩的开,朋友不少,不过据我所知,她和张磊的关系十分稳定,我一直觉得他们俩将来肯定是要结婚的,李婷婷根本没有跟别的男人关系有暧昧。

不过我倒是知道还有人追求她,只不过对方姓甚名谁,李婷婷一直都没告诉我,她手机上倒是有那人的号码,李婷婷给他起的代号是讨厌鬼。

“行了,暂时先这么多,你去收拾下东西,先在外面住几天吧。”警察记完了,让我签了个字。

“怎么了,婷婷该不会是……”我感觉后脖子有些发凉,忍不住往李婷婷的卧室门口瞅。

警察马上摆了摆手说:“她不是死在这的,不过这里被人翻过,你一个女孩子住在这,恐怕不安全。”

这么一听,我心里松了口气,不过说实话,就算警察不这么说,今天我也不敢一个人在这住了。

我马上去收拾了自己的东西,反正我在学校宿舍还有床位,大不了搬回宿舍住去,而且宿舍人多些,住着也不怕,就是那只猫,恐怕没法带回宿舍养。

对了,那猫呢,今天一早就没看见,我问警察有没有在家里看见一只黑猫,警察说没有,我想那猫原本就是只野猫,或许野性难改,什么时候跑出去了说不定。

警察们陆续离开了,问我话的那个警察给了我个名片,说如果我想起什么就找他,他这几天需要的话,随时也可能找我。他还在等房东过来,我把名片收好,就走了。

提着行李箱站在路边的时候,我才感觉有些恍惚,好像刚才的一切是在做梦,李婷婷死的太突然了,我没有丝毫心理准备。

对了,张磊知道这事吗,我马上给他打电话,手机里传来的却是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音,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,今天我出门的时候就叮嘱他多给婷婷打几个电话,他倒好,手机居然都关机了。

学校距离市区还有些远,我得坐城郊线才能到,等我进学校大门的时候,天都黑透了,或许是天冷的缘故,学校里走动的人很少,显得十分安静。

我进了宿舍楼,没走几步,就听宿管阿姨在身后叫我。

“唉,你哪个班的,怎么带个男的进宿舍楼,不知道女生宿舍不许男生进啊!那个穿灰衣服的,说你呢!”

我立刻停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,就我自己,哪儿来的男生,宿管阿姨已经从门口的房间追出来了,拽着我的胳膊问我人呢。

“我没跟别人一起进来啊。”我感觉特别无辜。

“我明明看见一个男生和你一起往里走,怎么一转眼不见人了。”宿管阿姨往楼道里张望着。

我无奈的回头左右看,却见一个黑影,从门口飞快的闪了过去。

(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阅读后续精彩情节,或在公众号回复:我的男友是只猫获取链接)

阅读原文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Written by yuefabo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